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
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神奇宝贝新生代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楼主: 奇克叶

[口袋同人] [原创]pm进阶篇---159、压制(2016-04-08)

    [复制链接]
101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7-11 23:47:35 | 只看该作者
五十三、偿孽

    巨响后,一片沉寂,仿佛连风声也都消逝。唯一听到的,就只有自己勃腾的心跳声,它告诉了我自己依然活着,然而同时,我却反而感觉到一股莫名的迫切担心。已经无法去深究了,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就已经变得这样?会对得那位当初想还总想要甩开的她这样……微微的澌澌雨声,唤醒我这似乎不到三秒内的思绪,努力挥动叶子猛将溢满眼眶、使自己看不清楚的液体排除──看到了依然紧抱着我,却仿佛已经觉悟双目紧闭的她时,仿佛放下心头重担的我释然轻吐出了口气。

    虽然,她的样子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状况中反应回来,但是还依然是活着那就已经足够了……然而我的疑惑,却又继之而起──没有理由呀!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会这样就放过我们,除非……推想到此我心头猝然冒起一阵颤抖、将头轻轻的一摆,尽管是已经有了预感,却依旧难敌乍现在眼前的震慑──我吓得失声发出了一记叫声……。

    “奇克──!”

    那是亚玛多的尸体,她身体正面向下、趴倒在距离我不到咫尺的旁边,头瞥向着我──这是一张没有眼睛、只留有两个窟窿的脸!它空洞的什么也没有,仿佛是颗在万圣节中被掏空的南瓜头般──什么也没有!看着这眼前她的模样,惊吓中的我不由地反思起来:想着这位凶徒或许只是一个可悲的人,为了可悲的想法做而做着可悲的事……最后,也才会得到这样可悲的终结了吧?

    “菊草叶不要看……。”

    听到她的声音,仿佛似是在哀求。我又撇回了头去,看见了已经从刚刚状况中反应回来的她……此刻睁开眼睛的脸上似乎有些抽蓄,但还是努力撑起她在平时常的温和,轻声对我这么的说道。可是我却明白自到这森林内的至今,她所受的刺激其实应该是比我还要大、还要强也还要重的,只不过为了照顾我、为了使我这种PM能够感到安心,做为背负起我训练师责任的她,才会总是想要表现得比我还要这么样的平静……细想间,我尝到了某种酸楚的味道。

    “皮卡皮……。”

    皮卡丘的声音响起,那是三个字的道歉声音。没有太多的惊诧,因为在见着亚玛多的最后样子,我已经预感到了大概。随着紧抱着我的主人缓缓站起后的转身,我看到了很多血淋淋的肉屑与浆液,混杂着从主人外套的衣垂边缘滑落下来──那是件类似于我记忆中的PM游戏里,某位水晶版女主角所穿戴的外套,除却袖口深紫防沾污的颜色、以及加长及臀地防风的高度外,其它的形式几乎大致都相同。每当感到有寒意时,主人总是用它来挡风、靠它来驱寒的……可是我却不敢想像,现在已经溅满亚玛多脑浆以及脑组织的它,披在主人背上的样子会是什么?

    造成亚玛多变成这样子,木头般立着的皮卡丘它双眼似乎显得异常黯然,子弹尾端则卡在它胸前的磁石上──虽然造成了重创使得它大量失血,但所幸没有打穿心脏让它当场命殁,不过在聚集电气使创口焦灼止血后,再从后方把所剩能量轰入亚玛多她后脑勺等等的这些行动,似乎也已经达到它体力的极限……但见它依然强撑着向主人道歉的模样,令我回忆起那个它害主人对它最为生气与愤怒的一次,状况仿佛地也就是如同现在是一样……。

    “嘿皮卡……那一天我的印象总是很深刻呢。因为那时候跟在主人身边的我总是那么样顽固不灵,老是不听、也不理会主人的教训、要求和感受,老是我行我素毫不留手地干些过分维护主人的事情。相较于研究所中伙伴你所看到的那次,在过去的时候我更是几乎每一次都会反应过度呢……因此常常严重的去伤害到一些无辜地PM们,哪怕它们只是对主人来说有一点点的可疑,我都会对它们先下手攻击再算……这害得主人总是为我感到困扰。

    我记得过去地那些时候呀……三天两头地,主人她都得要替我的行为向那些被我所伤害的无辜者们道歉与补偿……可是在那天我知道自己实在是做得太过分,明明是在主人将信给烧毁掉、深埋入土中最为绝望伤心的时候,却也还是执意冰封自己而回避地不去感受她的心情……不想回家的主人从那座丘林上下来,经过某条她所选择的、不同于先前上来的另一段路程时,却在途中忽然出现了一只比比鸟,不由分说它就朝我们袭击过来……。

    我不知道呀皮卡……它只是因为遭受先前缺些德训练师的骚扰,害得它心爱所要保护的蛋在战斗中被弄破了几个,所以才会误以为带着我的主人也是跟那些家伙们一样,所以才会抢先发动突击以做吓阻……结果主人虽然是当下叫我停手,我却始终还是没有留手地轰出一招闪电,把这只接近想攻击伤害主人的它给当空炸飞……不幸地,它摔下时掉入到一旁因昨夜大雨,因此而湍急不已的溪涧里头……才一眨眼之间,它就已经不知道被冲到哪里了……?但是我却已经隐隐确信到,它大概八成是再也回不来了吧。

    然而在当时候,我虽不安却依旧如昔般地表现出一派理所当然的样子,使得想要找那只比比鸟却已经欲找无从的主人被我给激怒……或许那一次就是她对我最生气的一次吧?气愤含泪的她失手朝我脸上挥了一掌,还将当初她父亲装载着我送予她的那枚PM球亦也给扔到溪涧里去……她坚决的告诉我:若我始终无法听从她所说的话那么就不要再跟随着她,因为她不想要我再因为她而伤害到其它的无辜者……她取下了那些因为我而害得母亲已经不会再回来照顾的蛋,对我说明她早前感受到那只比比鸟的心情后,气愤的表示说她不需要像我这种PM地保护,然后就撇下了我带着蛋迳自朝PM中心走去。

    或许,像我这种自私的家伙啊……每次总是要等到出现无法挽回的遗憾与伤害时,才会懂得想要反省自己……看着那时候主人走掉的身影,我追溯起当初与她第一次见面时,就莫名想要不顾一切去保护她的原因……或许那就是想要偿还自己当初第一次任务所造下的罪孽吧?我想起当时的自己听从火箭队那些家伙地话,所执行下来的第一项任务,就是去诱杀一个和主人年纪相若的女孩,以做为给某一位阻碍他们办重要事情PM搜查员的报复……那位女孩那时候是多么无条件的关心和相信我,焦急地将那个自导自演伤痕累累的我给紧紧抱着想要送我去PM中心,但却没想到我会干下那种令她心脏麻痹猝死的罪孽出来……。”
102
发表于 2009-7-12 07:51:05 | 只看该作者
文章理论大于了文学性。我就纳闷了,怎么前面有优美语句后面就没有了?文章的优美语句需要积累的,所以请注意,一定要认真的去写每一句话,优美性事需要落实到每一处的。

另外战斗方面,去神吧看看吧,最近有篇新人的心の曲,是我指导的,战斗很不错。另外错爱的文章在战斗方面都有下很深的功夫。

语言的优美性不能强求,还是顺其自然。去神吧看看洛·玉壶,乖戾の小猫的文吧,他们都是神吧最优秀的写手。当然,语言都还不算最重要,我希望在今后的文章里我可以看到思考的痕迹
103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7-12 17:12:19 | 只看该作者
文章理论大于了文学性。我就纳闷了,怎么前面有优美语句后面就没有了?
文章的优美语句需要积累的,所以请注意,一定要认真的去写每一句话,优美性事需要落实到每一处的。

1、这我就不懂了,大大是指我故事前面几章很优美,还是只单单评论我第53章的内容呢?

另外战斗方面,去神吧看看吧,最近有篇新人的心の曲,是我指导的,战斗很不错。另外错爱的文章在战斗方面都有下很深的功夫。

2、这里我也不太懂,大大该不会只是来打广告的吧?麻烦大大将我写战斗时要改进的缺点点出来後,再这样举例说才对吧?

语言的优美性不能强求,还是顺其自然。
去神吧看看洛·玉壶,乖戾の小猫的文吧,他们都是神吧最优秀的写手。
当然,语言都还不算最重要,我希望在今后的文章里我可以看到思考的痕迹
3、大大最後的话我领悟力太差也看不懂啊,语言的优美性跟大大首段说的优美语句是指同样的意思吗?
4、还有最後一句话,我几乎完全无法领悟大大这种高深的见解到底是说什麽意思了。
104
发表于 2009-7-12 19:41:59 | 只看该作者
本帖最后由 惜风 于 2009-7-12 19:43 编辑

这是你的战斗描写,这是初期的:战斗的过程,我并未看的很清楚。只知道,本来壁垒分明的双方,在经过相互的粉末、旋风、藤蔓摧残後,已经坍塌成一片浑沌。浑沌中,绝招的声音、吼叫的声音、哀嚎的声音,在我耳边,构筑成另一片更贴近的浑沌。我迷失方向,紧趴在地上,不敢起身,也不敢妄动。只害怕遭上头与周围,到处飞舞的绝招给攻击到。

那么我也找那篇指导过的初期描写:

因为是彼此最好的伙伴,所以早就心有灵犀,听到小智的指令,皮卡丘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身体融入了高速旋转的轨迹,电流在身体上凝成一束束射线将影分身的残像全部撕碎,又齐唰唰的射向了真身的所在。
   
     “沙奈朵,避开来使用催眠术。”小智前辈的皮卡丘,和一般的皮卡丘,果然很不一样呢。
   
     意念流动,白色轻纱轻舞飞扬,仙子般的身影在光网中翩翩起舞,电流是跳跃的琴弦弹奏着动人的旋律,波光是轻盈的花瓣点缀着华丽的舞蹈,挂在唇角的微笑,在雷电之光的辉映下变得更加灿烂。

我负责任的说,他写的比你好。你在描写时候的设定完全不用那样子模糊,如果更清晰一点,然后语言更好一点,整个战斗就变得非常抢眼,文章增色可就不止一点点了

再说明白一点,你的文章只讲究了每章的开头结尾,而中间的优美语句就没有贯彻到底。此外,我不打广告,他写得确实比你优秀。另外你的语言优美性和骡子,拐子比起来,确实还不够,如果我去找一篇他们的文章来,你就会相信我说的了
105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7-12 22:14:22 | 只看该作者
这是你的战斗描写,这是初期的:战斗的过程,我并未看的很清楚。只知道,本来壁垒分明的双方,在经过相互的粉末、旋风、藤蔓摧残後,已经坍塌成一片浑沌。浑沌中,绝招的声音、吼叫的声音、哀嚎的声音,在我耳边,构 ...
惜风 发表于 2009-7-12 19:41

1、比较标准不同啊。写一对一的战斗+第三人称全知观点的明确性自然较强,但我写得可是N对N混战+第一人称的限知观点啊!这怎麽可能能够写得较清晰说?要不然请大大改写我那段看看,让我彻底领悟大大的意思吧。
2、"每章的开头结尾,中间的优美语句就没有贯彻到底"---->这我明白了,感谢!不过还是没什麽体会呀,拜托大大举个对照的例子吧……另外大大既然说是每章,那就找最近我写的、写文记忆较新的前两三章来比较对照一下,让我体会一下贯彻到底的优美语句到底和我现在的文有什麽不同?
106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7-19 00:29:38 | 只看该作者
五十四、龙怒

    大概,是有所重叠吧?才会在首次见面的刹那中……记上了曾做下的罪孽,才会想要对她偿还、才会想要对她保护──甚至,是不计生死吧?虽然清楚地知道:那个她并不是她──不是过去那个被自己欺骗杀死的她,却仍旧是不由自主,过之偏执、过之冰封断绝、过之不管现在的她的感受……其实,也许一切只是想令自己好过一点,为了让那颗满载过去歉疚的自己,通过这样地偏执而好过一点……可是这样,却忽略掉现在的她的想法──总是放纵自己的心,对于现实当下封闭;总是放纵自己的感情,把自己对于自己过去的那种情感,尽情的、偏执的往现在的她的身上投射过去──的确,太自私了啊……那是皮卡丘它对我说到:在那段过往回忆里头,反省最后它所得到的结论。

    在它细述中,我能够理解:或许,对于它记忆中这天,是一个关键性的日子吧?对于主人来说,虽是个绝望的日子,却也是个觉悟的日子;因为觉悟,主人她才能够开通这条路、这条通往皮卡丘它冰封心灵里的路……尽管这样的结果,是以一条无辜生命做为代价,但至少有就比没有来说,是要好了吧?透过反省而得到结论,自己冰封的心灵终于回应,为自己与主人间开出了一条通路,最后驱动着身子追赶上去……完成了第一场听从命令,进而守护她的对战,打赢了那个看到主人落单、兼且要保护蛋,便指令手上的PM,去捉弄、去欺负她地一位──落井下石的卑鄙家伙……虽然看似是理所当然的一切过程,然而它却在当时候就已经清楚:其实是自己对于主人承诺的欺骗──因为,它始终是这么样觉悟的理解……若到了某一刻,听从主人的话却无法保护主人她自己时,那么它就不会去听从主人她的话了……。

    “没、没关系的……皮卡丘……。”

    或许,又是另一次的重叠吧?沉默数秒,主人开口安慰──跟当时候一样,对于因为欺骗而歉疚的它,我也是这么样地安慰……瞥眼向上,看清了主人的面容,似乎仍然有些抽蓄,上头蕴含了多种情感,令她表情变得格外复杂。可能她会这么样说,是因为抵销后的结果吧?对于皮卡丘还是生还由衷所感到的一切情感,对上展眼前在见到亚玛多那种下场所触发的一切情感,尽管在这种互相冲击的表面是如此地平静,但她怀中的我却仍然能够知道──因为主人在这么地数秒间,她心跳的声音仿佛是变快了一倍……。

    “皮卡……。”

    流出泪水、道声谢谢,却再也支持不住,伤重晕倒下去……为了救护,主人暂先放下我,上前去拾回耳朵,打算用伤药与绷带替它接回……虽然我不知道PM的复原能力有多强?但此刻却有些逼着自己去相信、相信或许主人的办法是有效地吧?然而此时,我听到从前方传来主人的道歉声……

    “对不起呢……如果我能够早一点知道的话……你也就不会成为现在这模样了……。”

    对着拉达的尸体,主人遗憾的说道。

    “对不起呢……我没有想到你主人竟会对失去战力的你这样子做……不但没有办法救你──还因此造成你变成这样……真得很对不起啊……。”

    对着鸭嘴火龙的尸体,主人后悔的说道。

    “对不起呢……虽然你是这么样自私的人,可是我却没有办法阻止你再继续错下去……害得你最后变成这种样子……。”

    拾回皮卡丘的耳朵,走回再度对着亚玛多的尸体,主人自责的说道。随后便陷入沉默里,除却动手救护皮卡丘外,便再也没有说话。对于这种静默的感觉,隐隐感到的不安泛在心上,然后便开始不由自主,我发出了声关切的叫探:“奇克……?”

    “我没事的菊草叶,对不起呢……不但害你为这么没用的我而伤成这样,还要为最后只能够做到这样子道歉的我而担心……其实我也是知道的:即使是像刚刚这样的道歉,也没有办法挽回什么、也没有办法拯救什么,除了使自己能够好过一点以外,也没有办法做什么的了呵……像我这种没有办法保护、想要去保护的东西的人──却还总是喜欢说着那些大话,实在是太可笑了呵……。”

    我听到主人这么样说着、这么样淌泪苦笑地说着,反射的感觉却是心痛地好像无法忍受似──“奇克!”我叫唤了一声,忍住身上痛楚伸出先前被射断掉的一半藤鞭,朝着那只昏去、却未受什么伤害的迷你龙比去……主人见状虽愣了一下,始终领悟过来向我点了下头、宽慰道:“菊草叶,谢谢你。”我想着,若不是我的叶子正受创、正有一颗子弹卡在上头的话,我想主人她又会再如往常一般──去轻抚我的叶子吧?好不容易,才能够放松身与心去想这种无聊事情啊……然而却未料到,接着竟然马上就是听到一阵龙鸣声响刹然地、凄厉地奏起──它的颤动与失控,再次令我不由地又开始紧张与担心起来。

    “迷啾──小洛、小洛你醒醒啊!不是、不是已经说好了吗──要带着我到森林里……陪着我轻松惬意的看着日升日落、伴着我徜徉呼吸自由的空气吗……?拜托、拜托啊……求求你快点醒来啊──迷!”

    这只始终昏迷的迷你龙,于此刻间终于是苏醒了过来。虽然从当初见着它开始,它的样子并未与普通迷你龙存在有太大的差异,但是现在它那种激动的模样,却又从未在我的记忆里出现过……在它醒来的第一时间内,便直直窜到坐在树下的小洛身边,满腹紧张心急、恐慌害怕的情感在它面上表露无遗,但是尽管它发傻发痴似地,一声又一声的又哭又叫、又唤又哀、又求又喊,甚至还紧咬着小洛的袖管猛摇着……可惜始终太晚才醒过来的它,注定始终也只能够得这样一个:“没有反应”的心碎答案……才一下子的光阴,靠着树干、毫无反应的小洛上半身躯,就这么被迷你龙它给摇得朝侧倾倒下去,为了安慰、也为了防止小洛受到毁损,主人赶紧快步朝其迎上做出制止与劝慰……。

    “迷你龙快停止啊──小洛姊她已经睡着了……你再这样子做,也只会令她无法睡好而已啊……。”

    “迷吼……一切、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害得啊迷──!”

    不知道,到底是怎么回事?闻声的迷你龙突地转身,于它不断冒出泪水的眼珠中,似要喷爆出一道愤恨的血浆,对着走近的主人这么怒吼道──同刻,一团火球也在它口中运聚起来,当下它就放出了一记龙之怒的杀招:效果是一团红亮火球直直地飞射而出!见状,战力已失、趴在地上、无能为力的我,登时惊叫着心头狂跳不已──推想到这难道是小洛上半身躯倾倒的打击,才会害得迷你龙它失却常性与常理了吗?要是主人近距离被这杀招给击中的话那铁定就──已经不敢再想像,接下来到底会怎么样了?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积分 +8 金钱 +8 收起 理由
龙使の翼 + 8 + 8 ……迷你酱……
查看全部评分
107
发表于 2009-7-20 23:17:56 | 只看该作者
{:6_655:}
LZ大人,请问亚玛多的枪可以改变威力吗?
轰穿鸭嘴火龙的头再轰断小皮耳朵的威力怎么会让磁石卡住弹头呢??????
108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7-20 23:39:15 | 只看该作者
{:6_655:}
LZ大人,请问亚玛多的枪可以改变威力吗?
轰穿鸭嘴火龙的头再轰断小皮耳朵的威力怎么会让磁石卡住弹头呢??????
wer231 发表于 2009-7-20 23:17

当然是因为我设定磁石的硬度比较高呀。
(反正也没标准,再说磁石其实是也是经过加工处理的;
考虑对於实战的耐用性,所以里头会添加某些使它变硬的东东也不一定喔。)
109
发表于 2009-7-23 22:42:17 | 只看该作者
LZ大人....昨晚做了梦,梦见一个郊游女孩带小皮和菊草叶拦路"抢劫"结果小皮被地震轰到没PP才挂,而菊草叶更绝:在放晴下我用光了所有火系PP(从大文字用到火苗......)还是屹立不倒.最后耗光了我6只进攻形PM的所有PP才收工,醒来后老是让我想起那两个死不了的家伙.............

建议给小纹她点又可爱又变态(如天恩波克飞机)的PM
110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7-23 23:18:43 | 只看该作者
建议给小纹她点又可爱又变态(如天恩波克飞机)的PM
wer231 发表于 2009-7-23 22:42


天恩波克飞机?不好意思,宝石版後面的pm我还不怎麽熟。
又可爱又变态的PM或许还要一段时间吧......
111
发表于 2009-7-24 22:39:15 | 只看该作者
天恩波克飞机就是天之恩惠特性的光翼兽(波克比最终进化)拉~~~~~
112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7-25 23:49:04 | 只看该作者
五十五、碎尸

    怎么回事?也许只是个误会,但却反而使我难受。不足三尺间的距离,火球从主人的身旁高速飞擦而过──使我知道自己误会了迷你龙所认定的目标,既然它能够认得、能够清楚救出自己的是小洛,那么先前自己是被谁抓、谁虐待、谁欺侮难道还会不知道吗?刹那间,火球飞到了我旁边亚玛多的尸身上,我听到了它手中手枪里残余子弹火药的引爆声:“碰!”宛如记忆中的电影里炸弹或是大龙炮开花一般……浓郁的血腥当堂味扑面而至,我不得不紧闭了眼睛──始终,人类尸体那种血肉横飞的景象,现在的我无法接受……。

    此刻,感觉身上和面上似都被什么东西给溅着沾着,其实那些东西我也知道是什么,然而尽管拚命不去想、依旧一阵反胃逆袭上到我的喉口,耳边却听到迷你龙它愤怒的叫啸声正在继续──。

    “哈迷……我要将你这该死的家伙给碎尸万段呀哈哈──!”

    迷你龙叫道,声音有些抖动、也有些疯狂,不过想法却很直接、很单纯。尽管意思简单的能够马上理解,但却十分的颤栗与残忍──因为我十分清楚:这并非只是它发泄情绪的空话,而是的确的……就会说到做到的实话。PM们大都单纯、即便是发泄情绪,也少会轻言说出那种做不到的空话……刺鼻的烧肉味漫了上来,远远超越了先前、只有皮卡丘才可在于小洛身上,所能够查觉出来那种所谓的烧肉味道……。

    “迷你龙住手──!”

    听到主人叫止的声音,我却不敢相信。她居然能够在看到那种血肉横飞以后,还可以有勇气去阻拦那只正盛怒下的它来?预想若一个不好,也许就不只是手枪破脑的那样程度,而是血肉横飞、碎尸万段的下场──紧张关切间,我赶紧睁开了眼……却登时只见前头十多公分处,某截断掉的手指横着瘫在地上、它末端还露出又红又白的骨头,感觉到的那种冲击终令我忍耐不住而呕吐出来──。

    尽管是倾吐了一口,还是可以察觉此际一道白光从头上划空而过,远处后方林中传来树干树枝被射断的声响;或许本来那道白光──破坏光束应该就是迷你龙它接下来……要把亚玛多给碎尸万段的绝招。虽然规模远逊于动画中所见快龙放出的那种水平,但要将人的四肢给炸碎成一段又一段还是绰绰有余地事情──只要主人没在它运聚破坏光束并滑动上来时出手抱住它腹部、使它此一绝招失焦的话……想着为这时紧搂挣扎中迷你龙的主人捏一把冷汗,若被刚刚此招打中、不管哪里铁定就都像那些树枝一样……。

    “放开我!我一定要将那个家伙给碎尸万段──不管那个家伙再怎样欺负我、伤害我、羞辱我都没有关系……但是我绝不能够放过──把我所喜欢的小洛她、她给害成这样子的那个家伙呀迷──!”

    “唔……!”

    我惊吓了一下。虽然刚放射完破坏光束,所造成一时间的体虚力弱,使它没法挣开紧搂着它的主人,但不代表它就不会行动──去攻击阻拦它发泄怒火的主人,吼叫一阵后它便头朝下、直直朝主人手臂上咬下,刹那间它嘴下头冒上来的血如泉涌,使主人痛出隐隐的一声、也使我忍不住发声制止。

    “住嘴啊奇克奇──反正你再这样子做小洛她也不会醒来了呀奇!”

   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惊吓?我一时情急叫出来的制止声音,仿佛好像更刺激到了迷你龙它的心理,只见它反应是紧闭双目一副什么也不听、什么也不管的样子,只顾着对主人的手臂越咬越深、越咬越紧,似乎已经是放弃、已经是绝望,所以以才会如此绝决、如此自暴自弃与歇斯底里……或许,它是想要逼使主人甩开它,又或者对它的无理伤害进行反击吧?望着主人臂上的鲜血不断滴落在地,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再说什么?然而主人却仿佛是知道,从她已经平下痛苦抽蓄的平静脸上、从她依旧搂着却已经逐渐放松的双臂上,我隐隐直觉出:她是知道的……。

    “很痛吧……?迷你龙……我知道了;对不起呢……我始终没有办法救回保护你、撑住伤势带你到这里来的小洛姊她,可是、请你不要再这样下去了……因为我想牺牲性命治疗你、带着你逃到这里来的小洛她即使是睡着了也一定……也一定不会希望看着你变成现在这种样子的,所以为了她、请你不要……不要让自己再这样下去了。”

    没有拉开也没有甩开,对于此刻迷你龙它的心情,她仿佛是知道的、仿佛是感同身受的,她这么样慰藉着、甚至还以自己的额头,轻轻向着迷你龙它颤抖与抽蓄不稳的头缘磨蹭着……样子完全没有一丝恐惧、一丝害怕迷你龙会转口,反身朝她喉咙与脖子攻击而去所将可能造成的后果──我不知道她这时候是否是已经觉悟?为要开导迷你龙而觉悟、进而赌上性命,还是因为对迷你龙它此刻的心理状态十拿九稳、信心十足?但若换成我是PM训练师的话,绝不可能会有勇气去这样拦下……造成尸块横飞、正处于盛怒中的它这只PM,甚至还能够对接下来紧咬着自己手臂的它,能够去这样的放开一切顾虑而予以慰藉、给予开导……看到主人现在的这种作法,我为她不由得紧张起来、心惊肉跳起来。

    难道是因为赌上了生命,所以才能够打通了一条──可以走到另一条生命核心内的道路?紧张、忐忑不安的我无法臆测,只是知道眼前的进行:是迷你龙的没有反应,使场面被一片沉寂所笼罩……随者时间点滴流逝与迁移,我始终、也始终只能静静看着……。

    渐渐的,发现到迷你龙它逐渐从抽蓄、从紧绷中放松,也发现到它血红的目光逐渐从愤怒、从怨恨中解脱跟转化,化成纯白与洁净透明的无声啜泣与依偎……甚至是歉疚、甚至是后悔、甚至是开始……用舌头轻舔──轻舔那个曾被它给咬出来的伤口……至此,我终于放松出一口气,因为已经能够确定到:主人做法的结果是成功了……虽然,我还是不知道对于现在的它而言,主人是否已经成功替代了小洛的位置?也不知道主人是不是想要收服它?但是依据自身的经验却可以体会到,体会到那也许是要比PM球更强而有力的收服──也许那种得到其心的收服,已经不再需要所谓任何形式上的战斗了。
113
发表于 2009-7-26 18:28:14 | 只看该作者
恩哈,攒一部分一起看的感觉真好呢,期待着快速更新,恩恩,谢谢小奇(这么叫可以么?)把人物整理了下,清爽多了,越来越期待了。
话说小奇平常都不露面的,好多人都不认识你啊,有点可惜了阿,才女!
114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7-26 23:19:38 | 只看该作者
恩哈,攒一部分一起看的感觉真好呢,期待着快速更新,恩恩,谢谢小奇(这么叫可以么?)把人物整理了下,清爽多了,越来越期待了。
话说小奇平常都不露面的,好多人都不认识你啊,有点可惜了阿,才女!
№六月の雨 发表于 2009-7-26 18:28

1、人物只有收录前10章的进度,没时间还真不好意思啊。
2、我是住台湾的想露面也没空,只有期望大大能够帮忙多多推荐了,谢谢。
115
发表于 2009-7-27 22:25:36 | 只看该作者
......鞭尸不是一个好习惯,要改呀........我三角头(看头像)也只是一刀劈而已从不鞭尸(善良吧~~~~)
116
发表于 2009-7-30 22:19:45 | 只看该作者
提醒一下:你写的太慢了,55了还在常磐森林附近转悠而且是0徽章,按这个速度500章都不可能拿完徽章.
       另外,我同学要我问你你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悲剧女王{:6_655:}
1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7-31 10:03:49 | 只看该作者
提醒一下:你写的太慢了,55了还在常磐森林附近转悠而且是0徽章,按这个速度500章都不可能拿完徽章.
       另外,我同学要我问你你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悲剧女王{:6_655:}
wer231 发表于 2009-7-30 22:19

1、这我知道,必要时会用主角的意识跳跃来加快剧情发展。
2、"传说中的那个悲剧女王"是什麽啊?我完全不知道说。
118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8-2 00:02:24 | 只看该作者
五十六、恶魔

    一句话,令得迷你龙它暴怒攻击;一句话,令得主人她受伤而哽咽……就算是在未来会有互相理解的那么一天,但是已经受到的创伤又会消失吗?会吗、会吗?

    刹然,或许是到迷你龙它轻舔主人伤口的第三下之间,后头传来了一声东西掉落的“碰!”声。跟主人、迷你龙的目光焦点一致──我别过头去,发现一位身穿一件黄色、貌似搜救队制服的少年成员以及一箱白色、貌似急救箱的东西掉在地上。从少年他那双不断颤抖的稚嫩目光,以及冷汗直冒的苍白脸面上头,我看得出他已经所深深误会的东西到底是什么?残缺不全、正燃烧着的亚玛多尸体,加上主人浑身上下尽是所沾满、所滴落而下的鲜红脑浆及脑组织,最后再搭配上主人为抚慰迷你龙,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平静神态……他已经所深深误会的东西到底是什么?我知道。

    “呃这……这个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    仿佛是愣住、沉默了一二秒钟后,主人开口说道……但是似乎她就算是开口,也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能够怎么样去说了──至于那浑身颤抖着的少年,他所回应出来的话却很简单,是只有在极度惊悚情绪中的两个字:“恶、恶魔……!”

    “你这个浑蛋是在说什么鬼话呀迷──!”

    闻话,迷你龙它暴怒起来纵身窜动,就从已经放松双臂的主人怀中窜下──它一边对那人吼啸起来,同时还一边快速滑行了上去,模样就像发现到猎物的巨蟒一般。似乎那两字令它变成就好像被放开掉的紧绷弓弦,嘴巴上头又凝聚了强光、破坏死光的强光……至于那位似乎是救难队成员的少年,则早已经被吓得往后瘫坐在地上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──此际,我听到主人大喊:“迷你龙不要这样!”的声音……看得出虽然是大怒、但却没有杀意的迷你龙它,或许只是想要教训一下这位对主人乱说话的人──这一点从它故意射偏破坏光束、仅将那人身边石头给炸成粉碎的结果上得到了证实,但是这种效果却也只是使那人变得更恐惧、使误会变得更深刻而已……。

    “啊…..啊……!”

    “对不起……请问有没有受伤……?”

    “滚……滚开啊!你这个率兽食人的恶魔别碰我──救、救命呀──!”

    边道歉、主人边上前想要将那人给拉起,但已经是误会难解的那人,却发疯发狂般将上前的主人给一把推开!接着便是边喊边叫、边连滚带爬的往来的方向逃去──一直到不见踪影为止,仅仅留下木然呆立在原地的主人,恍然的、茫然的望着他逃去地丛林深处……可是一切却还是很清楚的:自己除了对主人发出几声安慰的叫声以外,也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。

    “菊草叶不要担心……其实啊、当我决定要做PM训练师的时候,就已经有准备……哪一天会被别人给这么样说了……只是、只是呢没有想到那一天居然会这么样的快……这么样的快……。”

    她语末的呓语有些哽咽,我了解:那是她所受到的伤;也了解:或许就算是做为PM训练师的人、以及不是做为PM训练师的人之间,也并不是都能够互相了解的──虽然最后多得姗姗来迟的一位年长、见多识广又通情达理的搜救队队长帮忙处理,我们才幸运得以返回尼比市的PM中心,但是常盘森林里的夜风却多了许多先前所没有的──也不希望要有的味道……。

    “呼……已经治疗完成了,请不用担心。皮卡丘胸口上的弹伤并不严重,虽然它失血过多,但是只要休息个一两天就可以复原;不过它因为断掉耳朵所造成的平衡感衰退,可能就需要一个礼拜才能够回来……幸好做为它主人的你,能够在第一时间内替它将耳朵找回接上,否则的话就算经过一两个月,它也是没办法长回原貌、回复旧有的作用的……因此乔伊我呢、希望做为它主人的小妹妹你,能够不要再这么样自责了好吗?”

    “小纹妹妹您好,我是尼比市警署PM类刑事科的警务专员君莎。根据搜救队的现场报告以及证词,关于常盘森林的有些事情想要当面请教您一下,麻烦您请随我到署里去走一趟做说明好吗?当然您可以带任何您想带的PM的。”

    “迷你龙谢谢你呢……虽然我知道:你也跟菊草叶它一样想要陪我去,可是我还是只能够选择菊草叶它……因为你并不是我的PM,只要能够保护你不受伤害那就足够了。我不希望你还要为了……那个并不是你训练师的我而被连累,所以也希望你能够……不要再这样子任性了好不好?”

    三小时之后的深夜,尼比市警署内是一片的寂寥,除却载送我们到这里、却又再度外出办事情的君莎外,只余下了一两位当值警员正默默处理着案件资料;隔间地单独侦讯室顶上窗户透出着黄色的灯光,也透露出或许是其它相关案件的人,正在进行着笔录作业的讯息;伴着墙壁上时钟滴答秒针的轻响,主人抱着已经复原八成的我坐在一条长椅上……她的眼睛微微闭上,似乎是稍做休息正在小憩;然而前三小时中听到的三段话,则是不断的在我耳边晃荡着……。

    看着主人疲累的样子,我想起了当她听到乔伊那段话前的始终焦虑、自责以及低沉,听完乔伊那段话之后暂时的些许放松、些许宽慰与些许舒缓,然而一切在听到君莎的那段要求话语后,便又几乎被抵消掉了──要不然也不会像现在、害自己弄得那么样疲累,而不得不闭上眼睛稍做休息……唔!可恶我怎么好像已经变得无时无刻都紧着她了呢?就连她去个警署这么安全的地方,也会不由自主的强烈想要去跟她──难道这是在当她挺身而出,面对那家伙的枪下为维护我时,就已经注定好了的结果吗?毕竟这种行为就算是我的亲身父母,也是不一定可以办得到的事情,恐怕我真的将会要永远离不开……不、不可以再这样想下去,只要能够相信:虽然做她PM再好,但自己也绝不会就这样甘愿当她PM一辈子的──必须要……要对自己拥有些信心才行!

    这么样想的瞬间,便又联想到了主人她对迷你龙所说的话,也想到了当时候──迷你龙见主人带着我、托付完乔伊照料昏睡的皮卡丘及它后、将跟随君莎出去时,竟就在PM中心里的看护室内,当着所有人以及其它PM的面扑上来,紧咬住主人她新换上的外套袖子边不放……要不是主人这么样去对它说的话──大概它也绝不会松口吧?我推测到,但是却又开始疑惑不解:主人她该不会是真得──不想要收服迷你龙它吧?否则的话,应该也不会就这样对它划清界线啊……还是主人她想要加强那只迷你龙它,对于做为自己手上PM的意念与决心呢?还是其实主人一切都没有想,只是做着她认为对的事情──完全都是因为我想法太过于功利,所以才会出现那一堆不必要的胡乱猜测呢?始终搞不清楚、搞不清楚呀……。

    “嘎──!”

    侦讯室门打开的声音传来,步行而出的、竟然正是刚刚那位落荒而逃的搜救队少年!登时,我感到我和主人的心头,袭上来了一阵剧烈的抽痛……。
119
发表于 2009-8-6 21:31:57 | 只看该作者
LZ大人在下有两个问题:
1:请问如何处理迷你龙????
2:君沙那关咋过????
{:6_655:}
120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8-7 14:08:14 | 只看该作者
因为剧透,所以不方便说明喔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本版积分规则
小黑屋|Archiver|神奇宝贝新生代 ( 鲁ICP备11034116号 )    GMT+8, 2018-5-22 06:09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5-2017. 神奇宝贝新生代-口袋迷温暖的家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亚虎娱乐手机版龙8国际娱乐官方网站优发娱乐
齐乐娱乐优发娱乐诚博娱乐官网优发娱乐
齐乐娱乐亚虎娱乐手机版龙8国际娱乐官方网站亚虎娱乐
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千亿国际娱乐手机官网千亿国际优发娱乐
齐乐娱乐优发娱乐诚博娱乐官网优发娱乐